关于学会
学会宗旨
加入学会
首页 > 资讯中心 > 互联网要闻 > 行业人物 > 全媒书荐 | 专访霍然:价值互联网浪潮将至,商业生态或被重构

全媒书荐 | 专访霍然:价值互联网浪潮将至,商业生态或被重构

  • A-
  • A+
来源:腾讯传媒    2019-03-12
  • 分享

60年前,互联网诞生,历经30年的发展,人类社会终于进入网络时代。当下的互联网是第一代互联网,称为信息互联网,而区块链技术很可能是第二代互联网,即价值互联网的开端。如何才能正确理解区块链技术在后网络时代引发的商业机遇?本期全媒书荐专访中海宏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战略咨询部总监——霍然,揭开区块链技术的神秘面纱。

霍然:《牌桌上的区块链》作者,密歇根科技大学人工智能&运筹学博士;曾任职于美国斯道拉恩所思公司战略部(StoreEnso America, Inc),甲骨文咨询公司(Oracle Consulting),目前担任中海宏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战略咨询部总监。

腾讯全媒派:现在国内外市面上,写区块链和比特币的书都很多,您觉得《牌桌上的区块链》能提供的信息增量在哪里呢?

霍然:区块链技术的潜力在于实现一种新的互联网形态,常被冠以价值互联网的美名,我将它统称为后网络时代,那时人们对于价值(如资产、交易、商品和服务等)和关系(如信任、生产者和消费者、资本和劳动等)将产生新的认知。长期来看,技术对商业的影响是第一性的,非常深远,而且其发展不可预测。

我对技术方面的东西比较了解——92年我考入浙江大学,99年到美国读人工智能,后来在Oracle等硅谷公司工作,回国后担任过上市公司的高管,自己也曾创业,甚至还尝试过炒币,亲身经历了整个中美互联网时代的科技发展。总的体会是,商业落地滞后于技术本身的发展。

我经常说,商业不是愿景而是通往愿景的驿站。这本书有70%以上是对客观事实的描述和介绍,包括区块链原理、商业化现状、以及中外的一些乱象和监管策略;剩下的探讨了区块链的商业愿景和通往愿景的可能之路;希望创业型的读者,在理解原理和监管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的情况,砥砺前行。

另一方面,从短期来看,商业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任何技术的商业化离不开所处的商业环境。对于很多吸引人的议题,如“去中心化”和国家数字货币等,我以中国的视角去阐述,由一定的实践意义。

从传播知识的角度,消除知识盲点比彰显作者智慧更重要,希望非专业的读者可以全面了解区块链的始末和现有的商业生态,形成自己的清醒认识,至少不要轻易上当受骗。

《牌桌上的区块链:后网络时代的商业演变与机遇》(霍然著)书影

腾讯全媒派:您觉得目前除了区块链以外,还有什么科技趋势是比较热门的,您是怎么看待科技进步对社会发展的影响?

霍然:首先需要阐明一点,科学和技术不能一概而论,近几十年来,科学并没有太大发展。但技术层面,继移动互联网后,云计算和大数据发展得如火如荼。很多企业,包括国企,如银行,非常重视技术更新;人工智能商业化也终于拉开序幕。

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并不是总是一致的。很多新技术刚出现的时候,总是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最多使用比特币的是暗网;现在如此火的人工智能,在欧美一度受到极度冷遇,在80年代的中国,甚至被视为跟气功一样的玄学。新技术诞生到被社会广泛采纳,一般都需要二三十年甚至更长,如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从历史角度的看,区块链技术和商业化之路,估计也不会例外。

我写这本书的初衷不完全是因为区块链技术的市场关注度比较高,更重要的是,我认为它可能解决“前网络时代”产生的很多问题,促成全新的商业生态。新技术得以大规模商业化,主要原因,是为了解决现有技术产生的问题;当然新技术本身也会产生新的问题,所以到时也会有更新的技术产生。这是我理解的技术进步对社会发展的意义。

腾讯全媒派:在您看来推动技术进步和实现商业变现是两码事?

霍然:从技术产生到商业化,中间的时间跨度很长。不管是云计算、大数据还是人工智能,一项技术的商业化结果,可能跟发明者的初衷南辕北辙。很多时候技术创新的初心来源于愿景、理想或者仅是个人兴趣,而现代商业本质上是为股东谋取利润,强调的是变现。在区块链创业潮中,ICO和股票融资的逻辑相似,而跟区块链技术本身没有必然联系。所谓的“币”完全可以脱离“链“而独立存在,书中有具体详细的阐述。

技术和商业脱节,在信息时代已经发生过一次。上世纪80年代末,计算机到处都是,但劳动生产率不增反减,这就是著名的“索罗悖论”。那时候计算机已经出现几十年了,苹果、微软等企业也全部登台了,IBM也辉煌之极,但计算机只是“多媒体”载体,工业时代的玩具,并不是工具。90年代,互联网的初步运用才让这些成人玩具变生产工具,推动了社会经济的发展。现在“币”的概念,多少有点玩具的味道。

这种社会应用的爆发偶然性很大,需要社会其他因素的配套。上世纪40年代,计算机被发明出来,不过是为了便于美国国防部计算炮弹曲线。经过几十年的演变和商业化,人们可能早已忘了技术发明的初衷;现实的角度,确实也不重要了。

霍然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区块链课题组主任研究员李广乾合影

腾讯全媒派:鉴于区块链技术还不成熟,很多相关创业项目都只能算作实验,为什么还能受到投资人的追捧呢?

霍然:他们将自己的区块链项目称为实验,就暗示了失败的可能性,是自我免责的一种提前声明。这无可厚非,区块链技术的应用确实还处在一个探索阶段。就像我之前所说,变现是商业永恒的动力;如果能赚到钱,必然有人投资。现在,币的价格暴跌,投资自然少了很多。

对于打着新科技旗号的项目,普通大众难分清创业、实验或传销的区别,容易盲目跟风。如果商业项目无法创造价值,普通投资者很可能沦为被割的韭菜;而心怀叵测的控局人和身后的资本,却可能获利。当然真心投入的创业实践者,也大有人在。总之,赔和赚都很正常;有赚的可能,就会有人投资。任何新科技,范式形成之前,想象空间都是巨大的,而现实中,参与者各显神通,显得有些鱼龙混杂。

作者霍然近照

腾讯全媒派:如果立足中国的大背景,您认为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创业有哪些优势和挑战呢?

霍然:区块链技术总的来说,不够成熟;就技术本身而言,仍有很大的完善空间。在纯粹的公链技术方面,美国可能仍会领先;但就现有技术的落地应用,中国市场的机会更大。前面说过,技术解决旧问题的同时,也会产生新问题;没有问题的商业社会,既使存在,也是遥不可及。

移动互联时代,平台公司大行其道。美国的FAANG,中国的BAT, 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成功的平台公司连接了生产者和消费者,制定商业规则,收集各方数据,贩卖核心资源,收取交易佣金等,有点像市场经济中政府的角色,而且业务无边际。不成功的,即使有一定的社会价值,也难以为继,那些尚未熬出头的平台企业,如滴滴、美团等,仍有生存问题。

这种商业模式,从产销连接和个人赋能的角度,显然有其进步性。“没有出租车的Uber, 没有旅馆的Airbnb,没有库存的淘宝,没有作者的头条”,这些口号常用于标榜模式的先进性,但另一方面,也凸显了平台公司的社会公共属性,特别是用户数据、大数据征信等方面,社会性要远强于商业性。

社会基础设施企业,如高速公路、电网公司、地铁高铁等,其公益性远比赢利能力更重要;即使在欧美,这些公司也受到政府的严格管控。成功的平台公司通过自由竞争、或借着资本的力量,形成自己的生态,客观上促进了社会的发展,但多多少少有点垄断的影子。目前,美国政府对亚马逊、脸书和谷歌的调查密度,明显加大。

区块链技术为非盈利性组织或政府,提供了管理互联网多边商业生态的可能。万物互联的社会,分布式是趋势,但完全去中心化的商业模式一时恐难落地。书中也阐述了区块链技术,在美国未来学家里夫金模式中,可能起的作用。里夫金认为,未来以分布式能源、交通、通信为基础的网络社会,中国和欧洲领跑的机会更大,因为政府的力量在商业活动中能发挥更为恰当的作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已经把区块链技术的落地研究,上升为国家政策层面的课题。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政府主持下的互联网商业生态,在中国可能成为主流;安全性、整体效率以及可持续性都会大大提高。

总之,技术的商业化,与所处的商业环境密切相关,创业者不仅要关注技术本身,也要关注创业的环境。

  • 分享
(编辑:丨本文链接:http://www.isz.org.cn/news/10/2/9313.html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

学会的宗旨:整合行业资源,服务互联网,普及互联网知识,打造互联网在线学习、互联网生态服务。
更多学习进入互联网在线学习《互联网学会》公众号

欢迎加入学会
我们随时为您提供帮助

成为会员

热门文章

查看更多

咨询热线

0755-32875048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8A

  •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官方微博扫码加客服微信
  •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官方微信关注微信公众号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180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