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学会
学会宗旨
加入学会
首页 > 资讯中心 > 互联网要闻 > 亚马逊欲靠贷款业务重振中国市场?

亚马逊欲靠贷款业务重振中国市场?

  • A-
  • A+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9-05-20
  • 分享

原标题:传统电商离席 亚马逊欲靠贷款业务重振中国市场?


美国商业媒体CNBC5月10日报道,亚马逊推出一项为中国卖家提供运营资金的借贷服务,有评论称此举显示亚马逊仍在积极寻求中国市场的增长


4月29日,由于中国市场的日渐萎缩,亚马逊(AMZN)宣布将从7月18日起关闭面向中国市场的电商业务,仅留下“海外购”、电子阅读器“Kindle”和云计算“AWS”等板块。


余下业务成为亚马逊坚守中国市场的重要堡垒,但他们依然要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而传统电商的撤出,固然及时止损,但也产生了“海外购”和Kindle业务的运营成本激增等新难题。


推出贷款计划


据外媒报道,亚马逊日前推出了旨在帮助中国卖家购买商品、扩大业务的贷款计划,并将选择与国内贷款机构进行合作。目前,已经有部分符合条件的亚马逊卖家可以到指定页面进行贷款申请操作。亚马逊卖家的页面截图显示,亚马逊提供的贷款产品金额达数十万,年化利率在14%-16%之间,贷款机构为上海富友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富友”)。


企查查信息显示,上海富友创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1.2亿元,其全资母公司上海富友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已拥有6张支付及金融牌照。公司官网显示,其已为众多跨境电商平台提供跨境支付及商业保理融资解决方案,每月在世界各地发生的交易超过150亿元人民币。


虽然该项贷款计划被媒体评论为“体现了亚马逊在积极寻求中国市场的增长”,但它的目标并非指向中国消费者。美国商业媒体CNBC报道称,亚马逊此举是为了增加直接面向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亚马逊消费者销售的中国卖家数量,帮助亚马逊在中国建立一个更大的面向全球的销售系统。


据悉,亚马逊留在中国的跨境电商业务主要还有针对进口电商的“海外购”和出口电商“全球开店”。中国卖家可以通过亚马逊“全球开店”平台注册店铺,在亚马逊全球物流的协助下,将国内商品销至其他已成立亚马逊站点的国家和地区。


据《投资者网》了解,目前,亚马逊中国卖家可加入的亚马逊站点有美国站、北美站(北美、墨西哥、加拿大) 、欧洲站(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日本站、印度站、澳洲站和中东站(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12个站点。


也就是说,在宣布关闭中国传统电商业务后,贷款计划影响更多的是亚马逊面向全球市场的出口电商业务。


尽管亚马逊并没有公布全球各站点的卖家销售数据,但电子商务研究和咨询公司Marketplace Pulse最近一份报告显示,亚马逊目前有超过40%的热销卖家来自中国,较2016年的26%翻了一倍多。


2018年12月6日,在国内跨境电商新政的红利下,亚马逊开始发力“全球开店”业务。例如为中国卖家新增“亚马逊印度站点”、“亚马逊中东站”两个海外站点,同时公布支持卖家持续进行快速的产品创新、推动卖家品牌出海和加速卖家全球业务布局等服务。


关于此次贷款服务项目是否主要针对“全球开店”业务?中国卖家在全球的销售占比具体数据,以及亚马逊接下来有哪些针对中国消费者的计划。《投资者网》就以上问题致函亚马逊中国,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置评。


难题衍生


相比“全球开店”,进口电商“海外购”则略显低调。该业务尽管依托亚马逊的海外渠道,天然优势明显,但在本土进口电商的竞争中还是显得“水土不服”。


Analysys易观数据5月发布的《中国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Q1)》显示,在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中,亚马逊“海外购”占比仅为6%,排名第五。与此同时,晚了一年上线的网易考拉却在2019年Q1以24.8%的市场份额跻身第二。此外,天猫国际——来自阿里巴巴(BABA) 的进口电商平台已连续多个季度维持在首位。


由于中国市场的日渐萎缩,2018年底,亚马逊关闭了位于广州的运营中心,同时自2018年8月30日起,也不再为国内第三方卖家提供FBA(亚马逊物流卖家服务)服务。4月29日,亚马逊宣布将从7月18日起关闭面向中国市场的电商业务。今年2月,《财经》杂志报道网易考拉主动发起并推进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但历时数月最终搁浅。当时双方均未对此进行回应。


尽管传统电商业务已决定撤离中国,但亚马逊余下业务也同样面临着大致相同的竞争对手。在云计算领域里,“AWS”同样被阿里云、腾讯云等巨头赶超在前。据IDC数据,在2018年中国云计算市场中,“AWS”占比为5.4%,而排名第一的阿里云占比45.5%,排名第二的腾讯云占比10.3%。


某亚马逊前员工曾表示,此前阻碍亚马逊中国电商业务发展的问题同样存在于“海外购”,例如与中国消费者消费习惯不符的购物流程和页面。该人士认为,如果没有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投入,剩余的业务同样岌岌可危,“传统电商业务的撤离或许会沦为亚马逊全面撤离中国的前奏”。


同时,他还提出一个担心,即撤出传统电商将急剧提升海外购和Kindle业务的运营成本。原因在于,Kindle和海外购两个业务都是依附在亚马逊中国网站(Z.Cn)上,而一般来说,网站的运维、服务器租用费用是由公司各个BU(业务单元)分摊。“以往因为有电商业务板块的组成,业务单元相对较多,因此每个BU所分摊的成本压力较小,但往后在中国仅剩Kindle和跨境购业务,剩余的BU所面临的成本分摊压力也随着增大,包括物流费用等。”该员工对《投资者网》表示。




  • 分享
(编辑:丨本文链接:http://www.isz.org.cn/news/4/2/9809.html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

学会的宗旨:整合行业资源,服务互联网,普及互联网知识,打造互联网在线学习、互联网生态服务。
更多学习进入互联网在线学习《互联网学会》公众号

欢迎加入学会
我们随时为您提供帮助

成为会员

热门文章

查看更多

咨询热线

0755-32875048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8A

  •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官方微博扫码加客服微信
  •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官方微信关注微信公众号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180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