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深圳市互联网学会官网!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研究 > 杭州18年安防往事 : 如何崛起超越深圳 成全球安防之都的?

杭州18年安防往事 : 如何崛起超越深圳 成全球安防之都的?

  • A-
  • A+
来源:智东西 企鹅号    2019-06-20
  • 分享
  • 118年来,从模拟到数字,从数字到网络,从网络到智能,三次技术的革新让海康、大华、宇视成为了市场的领头羊,而他们也在深刻的改变着这个市场。
  • 2技术的崛起,国有经济体制的改制以及国家层面平安城市的崛起、楼价的暴涨,是杭州安防崛起的重要基础。
  • 32019,风,再次刮起!智能化时代的到来,让当年的改革者成为了这个行业的被挑战者,华为、阿里、商汤、旷视、依图、滴滴等正汹涌杀来,从技术到产业链,从摄像头产品到智慧城市建设,对老玩家们发起了全面的“进攻”。

本文首发自腾讯科技,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十八年之后,杭州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全球安防之都!

根据权威市场研究机构IHS 发布《2018全球视频监控信息服务报告》数据显示,全球视频监控设备市场之中,拥有上千安防企业的杭州,仅仅是海康威视、浙江大华、宇视科技三家,就分别占据了以全球市场份额的37.94%、17.02%与2.8%,合计占市场总额近60%。

回首过往的十八年,从2001年的3月和11月大华、海康相继成立,开启杭州安防从0到1 的新时代,到2016 G20峰会,海大宇轮番登场,正式奠定杭州的安防之都地位,再到如今AI物联网时代的坚定转身,阿里、华为强势杀入行业搅起一池浑水。杭州安防十八年来的发展既是技术助推的一次漫长产业大迭代,也是一个高端产能淘汰落后手工作坊的时代微缩影。

期间,斗争、崛起、争端交杂期间,故事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技术迭代、经济改革、产业融合大势交替而生,市场不停向前。

尽管当前,市场已经初步定型,但是杭州究竟经历了怎样崛起才超越深圳成为今日的全球安防之都?从0到1,海康与大华,是如何一步步成为今日安防行业的双子星?与此同时,大立、宇视、雄迈,这些同样出身杭州的安防企业,他们又是怎样在这个江湖中树立起自己的地位,并深刻的影响着整个行业的发展的在讲完了华为的安防故事后,我们将目光锁定在了杭州这片安防产业的热土。

要讲清楚杭州安防这十八年来的故事,那么胡扬忠、傅利泉、张鹏国、陈卫东、龚虹嘉、王增锹、陈晋生……这些或国字头出身,或草根起家、或带着文士色彩、或出身名门的、或满身非议的风云人物便是其中难以绕开的主角人物。

通过对他们的走访以及对企业历史挖掘,我们发现在这样一个技术与战争贯穿的浓缩版中国商业江湖中,这些故事,不仅足够精彩,也足够具有代表性。

了解他们曾经的挣扎与努力,才能理解他们如今的光辉与迷茫,更进一步,十八年来的杭州安防往事,正是我们看懂中国安防格局的一面镜子,透过它我们可以看到究竟是什么在一直推动着这个行业的进步,又是谁在深刻的影响着这个行业的发展。

2001-2008,群雄并起,海康、大华,少年始长成

2001年11月23日,初冬,天气微凉,杭州马塍路36号中电科办公室里,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2年的52所副总工程师胡扬忠迎来了他新的身份,中电科旗下子公司海康威视的总经理。

海康威视总经理胡扬忠

这是一家刚刚成立的安防企业,算上总经理胡扬忠在内,也仅有28人,全数都是52所研发出身。资本组成方面,这家企业还是一个混合所有制经营模式的试验田。它由中电科与自然人股东龚虹嘉共同出资成立,一个出资255万占股51%,一个出资245万占股49%,长期以来两者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与利益分配。

这两股力量与风格互相交错,让海康威视的前行途中,既有着国资控股带来的市场谈判时的底气,也有中电科长期研发带来的技术积累,同时还有个人二股东赋予的体制之外的灵活。在后来的发展中,这两大背景带来的优势相继显现,成为海康威视日后在监控视频领域称霸的重要制度支撑。

龚虹嘉

这是一场即使在当时也算不上轰动的改制,但透过时代变化、产业革新的洪流回溯,多年后再回首,人们才发现,在海康威视成立的2001年,于中国经济变革,于自主安防行业发展无疑都是盘古开天辟地的一年。

时代层面,四年前首次提出混合所有制概念在这一年正式拉开改革的大幕,各大事业单位都开始了关于未来盈利方向的积极思考。

产业层面,美国的911事件,成为了各国政府的背后的一根芒刺,让视频监控的被重视程度以及需求陡然剧增。国内,正在掀起一阵由数字信号技术取代模拟信号技术的产品更新换代浪潮,最直观的的体现就是硬盘式录像机正在快速吞食着属于磁带式摄录像机的市场份额

安防龙头的壮大,产业集群的形成、数字化浪潮的开端,正是在这一年,于杭州埋下了曲折的伏笔。

身处这样的时代与产业背景之下,总是分外容易出现英雄。

这一天,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从两公里外西湖吹来的微冷空气并没有让胡扬忠的心情有一丝的放松,机遇与竞争同时赶来,让他既兴奋又紧张。

兴奋来自行业的利好,2001年,仅仅在杭州,就相继诞生了三家日后在国内安防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的龙头企业——海康威视、浙江大华、大立科技。

紧张则来自于对于这种混合经营模式的位置,以及对于强敌的忌惮。在1300公里之外,国内最先享受到改革开放红利的深圳,早已凭借着港口优势以及发达的电子制造业基础,稳稳的扎入这个行业,形成上至外国产品代理,下至低端零部件生产一条龙的产业集群效应。

事实上,胡扬忠的紧张并非个例,与海康技术同时期成立的浙江大华董事长傅利泉,直接赌上了身家来押注这一场安防行业由数字信号技术取代模拟信号技术掀起的行业洗牌。

2001年3月,草根出身已经有过一次创业经验的傅利泉与他的妻子陈爱玲、校友朱江明三位自然人共同出资50万正式宣告了如今大华股份的前身杭州大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

傅利泉

这是一家完全由自然人控股的民企,它足够灵活,对盈利的需求也足够强烈,创始人大胆、逐利、具有开创性的风格也深深影响着这家企业的发展。

而两家企业截然不同的股权模式与企业性质也深深的影响了这两家企业日后的发展。

在后来的2009年,大华上市满一周年后,部分核心技术骨干以及高管因为利益分配最终出走,形成了中国安防行业的雄迈系等重要角色。

海康这厢,当年早在入股海康之前,海康威视的二股东龚虹嘉已经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通过创办德生通用电器公司做到了当时收音机领域的全国第一,积累起了丰厚的原始资本,同时拥有了海康威视所急需的视频编解码技术,也因此凭借着资本与技术的力量一跃成为了当时能与国企共同开创时代的变革者。

而在入股后,他又选择在2007年海康上市前夕一散千金,将自己手中海康威视15%的股份以原始价格分与众部。这样的江湖义气与传奇经历的重重叠加,让他成为了日后在海康历史甚至中国安防历史上都留下了一笔浓墨重彩的风云人物。

不过这些且是后话。当年的海康、大华之所以在成立不久后便快速一炮而红赚得盆满钵满,主要还是依靠了2002年前后的硬盘录像机取代磁带的数字化变革机遇。

时代与技术赋予了海康与大华趁势崛起的机会,日后他们能够站在浪潮之巅,与这一次变革密不可分。

2002年,大华研发了国内第一台音、视频同步的8路嵌入式硬盘录像机。这在当时的国内还尚属少见,但即使是傅利泉自己也未想到,这一款产品可以这么快一炮而红,让大华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企业一下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趁着大好的形势,傅利泉立下豪言:3年达成5亿销售额,5年实现10亿销售额。而就在四年前的1998年,当时的业内人士与专家一致认为,对安防企业而言,6000万就已经是个几乎不可能再突破的门槛了。谁曾想,仅仅四年时间,上限就被翻了几番,而且还不止是一家企业。

一开始主要出售板卡、DVR的海康在这一段时间也是忙得团团转,甚至到了2002年的大年初二,胡扬忠等一群人还都在办公室里讨论着产品的研发以及进度,心有戚戚焉的猜测未来的市场反应。

与大华几乎同步,2002年7月开始,贴有海康威视牌子的安防产品被大量投放市场,并立刻引发行业轰动。

后来回顾起这段创业时光的时候,胡扬忠总结:当初创业“没有什么高大上,很土,就是找口饭吃”而之所以能够发展至今“就是运气比较好一点,正好在适当的时候,做了一些适当的事情,赶上了浪潮。”

所谓在浪潮中做了正确的事情,概括来说,可以分为三次:一次是数字化浪潮所带来的崛起的机遇,一次是房地产、平安城市等基建热潮带来的市场需求激增,还有一次则是网络高清化时代来临所带来的地位的进一步稳固。

但事实上,运气与技术助推带来的行业变革是一方面,企业创始人个人的眼光与个性也同样决定了企业的发展。如果说大华第一阶段的崛起是赶上了2002年数字化浪潮的机遇,那么第二次的爆发则来自于其创始人的果决与判断。

2004-2007年间,正逢全国房地产开发以及平安城市建设的初期阶段,因为断定这两波同时到来的浪潮会带来巨大的视频监控红利,大华创始人傅利泉夫妇一举卖掉了在杭州价值总共一千多万的五套房子以及两个地下车位,妻子陈爱玲还向亲朋好友,一举借了三千多万的巨款,将资金一举投入到了大华的生产与研发之中。

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大华两次增资,一举将大华的注册资本从1080万元推到了5000万元,并引入了吴军、王增锹等人入股,成为企业核心高管。

借着这两股浪潮汹涌而来,具有高度质量保障以及研发实力的杭州安防企业们在这几年间迅速抬头。尤其是具有国资背景的海康更是一路狂飙,短短几年便拿下了国内监控设备的龙头地位。

2008 至20 17 年海康、大华营收 CAGR 超 40%

接着到了2008年,这一年政府层面正式肯定杭州安防企业们所带来的效应与改变,杭州被公安部列为全国“报警与监控工作示范城市”,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专门作了“杭州应打响‘品质安防、杭州创造’品牌”的批示。这一年,杭州安防在政府的号召与宣传下,正式与品质挂钩,成为中国安防行业继深圳之后的又一代言人。

也同样在这一年的2月以及5月,位于杭州的安防企业大立科技以及大华股份相继上市,次年,银江股份上市,2010年海康上市,接二连三的捷报频传正式开启了属于杭州安防企业的上市热潮。

2009-2014:杭州与深圳,安防双城之战

一定时间内市场的容量总是有限的,有人崛起,也就自然有人没落。从2008年杭州派开始显露锋芒后,安防老玩家深圳与新势力杭州之间,便开启了长达数年的“安防之都”双城之战。

这一时期,国内安防行业80%以上的产值都集中在了三大帮派中:以深圳为中心的珠三角、以杭州为代表的长三角以及以天津为主力的环渤海地区。

其中,天津一派主要注重集成与工程落地,在安防产品的制造上略显不足。

杭州一派成长最为迅速,短短八年便从无到有,并孕育出海康威视、大华、大立等代表性企业,成为全国乃至全球安防势力中的佼佼者。

不过这时候,真正的第一大帮派还依旧属于深圳。得益于得天独厚的电子加工以及进出口港口、外企代工优势,深圳安防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已经成长了起来。而截止2009年12月,深圳市安防企业数量已经高达近4300家,其中38家位列中国安防百强,53家企业年销售额破亿。全市安防产值605亿人民币,约占全国市场一半的份额,全国60%以上二代安防产品经此出口到全球各地。

如果用两个词来形容这时候的深圳安防,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毫不为过。

但殊不知,变革也正发生在深圳派的高光时刻——2009年。

这一年,一个关于“全球安防看中国,中国安防看华东”的说法开始甚嚣尘上,并不在数量占优的杭州企业,正在以质量发起反攻,将三足鼎立的格局逐渐向双雄争霸的方向迈去。

2010年7月,国际权威调查机构IMS发布的“全球CCTV和视频监控设备市场调查报告”显示,海康威视DVR产品继续保持全球市场占有率第1的位置;CCTV和视频监控类别市场中,海康威视则从前一年的第9提升到了第5。

2011年,海康威视跃居CCTV和视频监控类别市场第一,并从这一年直到2018,连续八年在全球视频监控设备市场蝉联第一。

同年,同样位于杭州的宇视在张鹏国的带领下从新华三独立,并在日后与同属于杭州的大立科技、雄迈轮流坐上了行业第三把交椅的位子。

到了2013年,全国的安防设备70%的产值都已聚集在杭州的一千多家企业中,行业的头两把交椅也稳稳的占据在杭州的海康威视、大华手中。

与落后相伴而来还有淘汰。

从2014年起,安防市场的中小企业倒闭浪潮越演越烈,珠三角地区尤为明显。根据中国安防网数据显示,2015至2016年期间,安防生产商数量由8400家降至7000家。营收过亿的企业占比却由不到1%上升至9%,并且主要集中在杭州一带,1000万以下营收的小企业则由97%降至56%。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成为这一时期的市场的主旋律。

如今回看这段历史,当年两大“安防之都”的PK,在这一时期科技将其总结归结为高端生产力与落后产能之间的博弈。杭州企业重研发、重质量,而深圳企业数量多,以低价狠砸低端市场。随着这几年里国家级项目天眼、雪亮工程招标以及市场对品质的追求提升,两大方式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深圳安防协会下设中安网主编刁树榜回忆起这段时光时,曾经表示:

“深圳一家普通的安防企业为例,它的研发团队一个月的投入在10万-20万,就是发工资养几个工程师,而这个企业一个月的投入资金在150—200万,这样算下来研发占都10%不到。深圳的企业只能做低端的产品,无法达到高端项目的要求,如一些政府项目,这样就落后了。”

至此,一场关于杭州与深圳,“安防之都”的双城之战暂时告一段落,凭借着对技术的重视以及对高端市场的坚守,杭州在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取代深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安防之都,扛起了关于市场份额以及技术发展的两面大旗。

2014-2016:江湖混战,谁是英雄?

如果说2009年至2014年这五年多的竞争决定了杭州与深圳究竟谁才是中国安防之都,那么接下来的2014-2016两年多时间则决定了究竟谁才是行业真正的第三。

围绕此,江湖主要发生了两件大事:

其一是大华上市后,核心高管出走创业带来的一系列市场变动以及竞争;其二则是2016年的杭州G20峰会。

1、大华系的派系乱斗

关于大华系的乱斗,故事我们就从大华上市一年后2009年6月的核心高管离职潮说起。

还记得2004年的那次大华股份增资吗?在这一次增资中,大华的大股东中多了一位名叫王增锹的人,通过一百五十万增资,王增锹一举获得了大华5%的总股本,并成为了当时大华股份的公司董事、总经理。

王增锹

但是在大华上市之后,由于派系斗争等问题,大华内部开启了一大波高管套现离职潮。第一位出走的就是曾长期担任大华股份总经理、时任公司副董事长的王增锹。

2009年6月1日,大华股份上市刚满一年不久,王增锹闪电辞职。而在他辞职前的5月21日至26日几天内,刚刚股票解禁的王增锹分三次抛售了他手中当时可减持的大华股份所有份额,套现2082.73万元离场。

在王增锹闪辞与傅利泉分道扬镳的同时,王增锹还相继挖走了曾在大华股份担任安防总经理职位的罗军 、华威平等人,并在当年十二月成立杭州智诺英特科技有限公司,与大华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王增锹的套现离职以及独立创业就像是被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接着又引发了一系列大华核心员工的出走。其中,叫得上名字的核心人物就又不下十位。

但最知名的还要属以放弃大华期权,签下竞业限制协议的陈晋生。离开大华不久,他便相继成立雄迈、巨峰、视护、启航等企业,并引入许多深圳企业入股,成为名赫一时的雄迈系企业,产业链则覆盖了从自主芯片到系统集成几乎全流程,一度剑指行业老三的位置。

陈晋生

最终,靠着从大华挖来的技术以及资金的大幅投入,雄迈相继将朗朗、通力以及同是大华出走的智诺等一众企业拉下马,并在DVR方案、IP模组等领域低端市场上称霸一方。

一时间,大华派系内部之间彼此的跳槽挖墙脚频频爆出。而这一大华派系出走潮事件则直接影响到了日后中国安防产业发展的两大重要方向。

首先是关于谁是第一,海康威视与大华之间的差距正是在这时起逐渐越拉越大。

其次是关于中国安防产业细分领域企业之间的竞争。雄迈的成立与飞速发展,一时间成为了中国的低端IPC模组市场的一匹黑马,市场竞争也随之变得白热化。

2014年4月22日,深圳福永镇的宝利来国际大酒店的四楼宴会厅中人群往来熙攘,许多安防界人士都受到好奇心的驱使前来一睹这个敢和大华叫板的安防黑马——雄迈,究竟何方神圣。

但到了四楼之后,前来参会的嘉宾纷纷驻足在了门口面面相觑——同一个酒店场地同一时间,眼前的是一块雄迈“开放与分享”新品发布会的指示牌提示大家向前走,一抬头又是一块“中维尚维海思方案交流会”的指示牌也在提示嘉宾往前走。

走廊中的嘉宾一头雾水的看着两家积怨已久的企业员工之间彼此紧张的气氛与互相看不顺眼的神情,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两个仇家要对台打擂,而自己,只是看客。

2009年,雄迈初出茅庐挑软柿子捏时,曾强悍杀入杭州朗朗的华南低端市场,间接导致了朗朗后来的解体。但谁曾想,部分从朗朗离职的高管在后来便加入了济南中维,并在华南地区有针对性的与雄迈系企业的客户进行频繁互动。

到了2014年4月22日,双方正面冲突爆发。与雄迈同在一个场地之中,中维的发布会主讲人正是此前从朗朗离职的高管金丹。

一瞬间火花噼里啪啦,让人目不暇接。但谁也想不到,这还远远不到高潮。在看客们观赏完了两个仇家的精彩表演之后,总觉得似乎还缺点什么,对了,是瓜子,还有好酒好菜!

就在中维与雄迈发布会场地的不远处一家酒店,深圳天视通大收鱼翁之利在此处摆起了酒席宴请宾客来一尽地主之谊,刚一落座,宾客们会心一笑——又是同一拨人。这下好,是三家低端市场的IPC模组厂家打起来了。

借助着在低端IPC模组细分市场的强悍打法,雄迈在市场份额上一度占据过市场第三的位置。

2、G20,一战定乾坤

雄迈的这把第三的交椅并未坐稳多久,高清化以及智能化带来的行业变革,便直接带动了宇视的快速崛起,行业第三的位置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宇视第一次大范围在公众场合与大华、海康并列,还是在2016年的G20之上。当年,峰会结束不久,就有媒体打出了“G20安防三足鼎立”的标题,自此关于安防行业“海大宇”的名号开始逐渐被叫响,成为杭州安防企业的典型代表,而这时候,宇视成立也不过五年。

宇视科技总裁张鹏国

根据后来的资料考证,这一年的G20,堪称史上安保最严格的一次G20,整个杭州被划分出了6大核心区块:杭州萧山机场到主会场沿线、 G20峰会核心区及周边、 B20会议核心区及周边、西湖风景名胜区、领导人下榻宾馆区、G20文艺演出区。

核心区属全数完成动态人脸识别布控,全程“视频接力”应用,海大宇三家,各家都拿出了看家本领。

其中,海康威视主要负责的是综合平台的指挥调度,起安防大脑的作用。准备上,从前一年的三月海康威视就开始筹备,峰会期间则一举抽调200多精兵24小时实时坚守。

通过海康iVMS总平台,海康威视成功将数以十万计,不同品牌、不同传输模式、不同技术标准、不同操作平台的摄像头所监控到的视频,全部即时清晰地呈现在指挥中心的大屏上。实现在G20峰会期间,杭州市所有监控点位所有图像多层级平台同步传输、显示,所有视频联网互通。

大华则将此次活动定性为继9.3大阅兵和里约奥运会之后,大华的最高安保里程碑。此次安保中,大华同样提前一年开始筹备,并在7月份开始便组建“G20峰会安保业务专项工作组”,最终在峰会期间有2人进入最核心地区24小时现场保障,124人驻点各核心区域24小时值守,200余人随时待命,300人后台支撑,2000件备品备件……

据统计,在G20峰会所在的萧山行政区,公安部门的前端、存储、显控等设备大华股份占了近90%份额。在6大核心区块,大华股份一共提供2万余台/套安防设备和600人的专项技术保障/值守人员;运用了车辆大数据、人脸识别、人证合一、星光级超低照度、电子罗盘、视频接力、视频浓缩、视频萃取、全景拼接、红外热成像、交通态势等数十项新安防技术。

而前身为杭州华三通信公司存储及多媒体事业部,并且直到2011年才正式成立的宇视则在此次峰会中发挥了其与生俱来的IT基因,将科技感、平台化效用发挥到了极致。

通过在浙江省公安厅部署的宇视视频监控平台,宇视无缝对接10多家友商道路监控、场馆监控、高空监控、移动车载监控等全部前端,涵盖包括浙江省11个地市的30多万海量数据,搭建起了当时接入规模堪称全国大,设备种类多,业务丰富,海量数据并发的平台。

经此一役,海大宇的名号正式打响,安防行业的江湖混战也暂时告停了一小段落。

2018年7月,IHS 发布《2018全球视频监控信息服务报告》,海康以全球市场份额37.94%,位列全球第1位,大华以市场份额17.02%位列全球第2位,宇视则以2.8%的市场份额微距全球第六中国第三。

海康、大华全球视频监控市场份额

2017-2019:大安防时代来临,华为、AI、阿里杀来

进入2017,安防行业看似大局初定,海大宇三足鼎立,杭州深圳各安一隅,大家彼此互相竞争互相欣赏,偶尔还能开个小会大家一起聚一聚。

但潜藏在深海之下,新的对手正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2016年兴起的AI浪潮将安防行业的边界再一次扩大,智慧城市,智慧交通,甚至城市综合管理都成为了建构在摄像头之上的综合大数据之力。

新入局者,瞄准着新的机遇正虎视眈眈。

当前,安防行业的新玩家总共分了三类:其一是以商汤、依图等为代表的一众AI视觉企业;其二是以华为为代表的ICT巨头,其三则是以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

其中,华为最早入局,但是2012年前后就已经宣称要进入安防领域但直到2017年底才正式发力;凭借着海思芯、华为云以及一众生态中的AI企业形成集团军打法,从供应链到产品到上层建筑全面围攻。

做机器视觉的AI公司则是最积极的一批,他们正从芯片到算法到最后落地各寻出路,安防,是他们瞄上的第一块肥肉。

一众后来者们,谁也离不开海大宇,但谁也都想挑战海大宇。面对IoT、AI领域的越来越细分的市场,此前的雪亮工程以及平安中国时期的大项目制以及赢者通吃的局面已经不再,AI能力、云服务能力以及方案落地能力成为了当前阶段摆在一众老牌安防企业面前的难题。

根据2018年7月8日发布的《IDC 2018中国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研究》中称,中科院出身的云从科技已经与全国400多家银行达成合作,为全国银行提供对比服务日均2.16亿次,公司产品已在29个省级行政区上线实战。

商汤则相继获得阿里等明星资本的融资后,又在9月10日获得软银中国的10亿美元巨额加盟,估值被抬至60亿美元,体量大概为2017年被千方科技45.46亿收购的宇视的数倍之多。

最凶猛的华为,则在2018年9月,一口气发布了基于“软件定义摄像机”概念的多款“星”系列摄像机,相较传统产品,“星”系列针对不同场景需求进行了硬件的侧重优化以更好落地,比如高感光镜头用于日夜全彩成像,全局快门侧重于高清卡口高速目标捕捉。

而一向处变不惊的海康也对此进行了回应,在海康的2018年三季度业绩会上,海康高管表示:“华为在推AI相机,但我认为华为进入这个市场是不合适的。这个行业价格敏感、碎片化,客户、产品、应用分散化……海康是华为的客户,不会针对海康;且AI芯片公司不只有华为。……华为和阿里才是竞争对手,不是海康的竞争对手。”

这一手连环太极云手打的温和而又巧妙,先是温和劝退,安防庙小,养不起你们这尊大佛;然后是威胁,我们是你的客户,不能破坏彼此的感情,更何况我们还有备胎的。

后来胡扬忠本人也曾在多个场合针对华为入局表示“用通讯行业高成本的人力去跑安防,就像拿步枪打苍蝇一样,投入与产出是非常不匹配的。”

然而这厢强敌还没劝退,屋外又刮起了大风。

美国时间2018年5月24日,美国众议院于通过一项增补提案:建议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美国联邦政府采购某些中国制造商供应的视频监控设备。其中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均位列其中。

而在接下来的物联网与泛安防时代海大宇面临的究竟是第二春还是寒冬?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传统安防领域,传统安防的天花板似乎已经肉眼可见。

结语:一部杭州安防史,折射出了十八年来的中国企业变革与技术发展

回顾过往杭州的安防历史,在这十八年中,既有来自杭州与深圳之间的产业集群博弈,同样也有海康大华、宇视、大立、雄迈等企业的各领风骚。

企业家在其中粉墨登场,轮番亮相,而政策的决策者与城市规划的推进者则隐藏幕后,助推了一次又一次产业洗牌的到来。

技术始终是这个行业变化最重要的底色所在。十八年前,海康、大华作为数字化浪潮的第一批受益者随之崛起,而网络化时代的到来则将已经有了多年IT经验的宇视快速迎上,成为行业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当前,随着智能化的滚滚袭来,安防行业新的格局重塑再次到来,这一次,AI、云、互联网成为了其中登台的主角,而商汤、云从、华为、阿里则成为了其中最直接的受益者

安防企业的玩法一直在随着技术发展而随之变化,甚至安防行业本身也随着这一次次的技术变革而不断的扩容、变化。

而无论杭州、深圳,还是海康威视、大华、宇视、商汤、华为,其实都是中国ITC与AI发展、国家安全建设的参与者与见证者。见微知著,我们看到的是杭州安防这18年来的变迁,背后折射的则是我国国企改制、技术发展以及城市规划的逆袭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这十八年中无论是依旧拼搏在一线的,还是成功上岸的,甚至是一直默默无闻的,都应该被铭记,被尊敬!

(编辑:丨本文链接:https://www.isz.org.cn/news/6/2/9965.html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

学会的宗旨:整合行业资源,服务互联网,普及互联网知识,打造互联网在线学习、互联网生态服务。
更多学习进入互联网在线学习《互联网学会》公众号

欢迎加入学会
我们随时为您提供帮助

成为会员

热门文章

查看更多

咨询热线

0755-32875048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8A

  •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官方微博扫码加客服微信
  •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官方微信关注微信公众号
@深圳市互联网学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18046号